豆花 作品

第八百三十章 枪,就顶在后脑,重回1990去创业-凯发k8天生赢家

  翌日,夏川正式启动阿里巴巴公司运作,他带着董名珠和高女士,一起完成了所有前期准备工作。

  一切正如他所料,市正府不敢犯错误,大笔一挥,批了五百亩土地,以象征性的每亩一千元的价格,卖给了阿里巴巴。

  仅仅这土地一项,未来价值就不止十亿。

  夏川的一举一动,都被无数人关注。

  马小云听说了阿里巴巴变成了做电磁炉的,终于喷出一口老血。

  又听说给了五百亩地,再次被打击了一回。比起他那一千亩,只是少了一半,宽五百米,长六百米。

  看看人家这弄地的手段,仅仅一个兽首而已。

  阿里巴巴公司的法人,正式变更为董名珠。

  法人是要负责的,既然一切都董名珠说了算,她当然要当法人。

  这要是别的公司,很容易让人怀疑是骗子公司,随便找个人扛杠,骗了钱让法人去扛。否则为什么法人一分钱不出,却当总经理?

  但夏川这个没人怀疑,仅仅他的商业信誉就不止百亿。他要筹资百亿,就一句话的事。

  从冰红茶到vcd,夏川从来没有失败过。而且每一个项目看似简单,最后都无比辉煌。

  否则一个电磁炉能给五百亩地么,就因为正府相信夏川每一个企业都会做大。

  夏川纯熟的推进,让董名珠无比震撼。

  每一个细节都直接拿出最佳解决办法。

  首先是把工程包给张洪伟,让出四个边盖大楼不能占,中间搭建厂房,平面建筑是最快的,就一层,张洪伟发挥了他的长处,就是更快。

  仅仅一个星期,整个厂房扫地出门,撤离了。

  至于盖大楼那还是以后的事,甚至厂房也只是第一期工程。

  然后研发团队进驻,都是高薪挖来的专家级人才,夏川亲自领导研发。

  这些人被吓一跳,夏川在技术领域一样的峥嵘嶙峋,在他们想的时候,他已经直接指出方向,没三天就拿出了标准设计图,半个月之后,成功的做出了最先进的igbt。

  领先二十年的技术,完成了一项划时代的重大突破。

  然后就是申请专利。

  这个更是无比顺利,夏川亲自去的,谁敢不给面子。

  这期间,董名珠亲自去了一趟岛国,完成了面板、单片机、芯片的考察,订购,然后飞回。

  最后是设计工艺流程,定制设备,模具,招聘管理人员,培训员工,公司章程……

  董名珠庆幸有夏川。

  一切都像是上紧了发条,快而不乱。

  两人每天早出晚归,没有休息日,忙碌了一个月。

  夏川立刻放手。

  他的原则就是一个月。

  但这一个月却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了。

  董名珠发现自己只需要照着夏川的框架走下去就可以了,她立刻搬到了工厂来住,省去了来回走路的时间。

  她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和思考之中,除了睡觉,睁开眼睛就是工作,每一分每一秒,就像是快速旋转的陀螺,而且充满了掌控的快乐,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  邹凤翠一开始看两人早出晚归还有些担心,和诗云聊过几次,诗云笑着保证,他俩什么事都没有,哪怕没人的时候,也是一样的。

  等夏川放手了,邹凤翠终于信了,因为董名珠还不来了,反倒经常去冉虹那里。

  高女士在教了桂花和楚安宁两口子一个月英语之后,她的汉语水平也突飞猛进,同时燕京也逛遍了,她直接飞奉市‘考察’去了。

  诗云白天没有夏川吸引注意力,专心致志的写书,反倒突飞猛进,一个月就完成了三体第二部《黑暗森林》,开始根据夏川的意见修改,打磨……

  与此同时,冰兰和老公家人孩子团聚了一个月之后,返回远东,她也是有秘密使命的。

  夏家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,老道继续进地下室修炼,元香每天晚上陪伴着他。

  ……

  “查到了吗?”王老二坐在沙发上,消瘦的脸庞,目光炯炯的望着心腹手下姜毅。

  姜毅道:“查到了,张子秋在帕敢小镇上,每天晚上都和夏川睡一个房间,她肯定是夏川的女人,和老道没有关系。”

  “好。翡翠金楼后天正式开业,张子秋作为总经理,不参加是不可能的。只要她离开矿山护卫队的保护,我就给夏川一个大大的惊喜吧。”

  ……

  帕敢新矿。

  一间石屋之中,盘膝而坐的张子秋睁开了大眼睛,露出深潭一般清幽的目光:“什么事?”

  “总经理,后天翡翠金楼正式开业,您需要赶回燕京。”跑阳久盖温和微笑说,眼前这个小姑娘,每天只用半个小时处理矿务,其他时间都在修炼,跑阳久盖简直不知道她怎么坐住的。

  不过,貌似现在的张子秋,比夏川走的时候多了一种变化,好像原来的暴力、野蛮和功夫都没有了,变成大家闺秀了。

  张子秋想了想,身躯如升降机一般平缓拔起,宁静安详地道:“那我就去一趟,你全权处理一切,这些极品翡翠给你做为流动资金,我们的原石千万不能卖。”

  “明白。”跑阳久盖应诺。

  张子秋坐上吉普车,开车的是一个护卫队成员,什么都不问,直接开到边境。

  “停。回去吧。”

  “经理,回来的时候,用不用我来接你?”

  “不用,我找个车就行。”

  张子秋悠然推门下车,吉普车开走了。

  她走过了边境,却微微蹙眉,跟踪我过边境?原来是内地的人。

  她好似漫无目的的走向僻静之处,然后拐过墙角就看不见了。

  一个青年快速冲到拐角处,探头一看,人已经无影无踪。

  他错愕不已,万万没想到张子秋如此狡猾,这简直就是特种兵啊。

  “不管你去哪,总是离不开这条线吧。”青年喃喃自语。

  “未必。”头顶一个声音传来。

  青年猛地就地一滚,手中的枪已经掏出,指向房顶。

  没人。

  青年傻了。

  就在他刚刚醒悟,准备回头的一霎,肩头一麻,半身都迟滞了一瞬。

  这一瞬间,一只纤纤素手,摘走了他的枪。

  青年冷汗顺着鬓角落下。

  枪,就顶在他后脑。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