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雪瑶 作品

第22章 出城,一世容安-凯发k8天生赢家

她承认,起先她是被银子迷惑双眼才投诚了三小姐,当时对夫人她是心怀愧疚的。

可当三小姐告诉了她关于姐姐的事情,她心中又无比庆幸和愤怒。

夫人看似仁慈,其实心黑的很,她拿下人不当人看,想她姐妹二人对她衷心,为她效命,最后又得到了什么。

姐姐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,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答应当场指证她。

“三小姐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。”翠儿对着容安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。

翠儿被带下去以后,阿蛮好奇的问容安:“小姐是如何得知柳儿被害的?”

“起先也不知,我只是一直留意她的消息,得知夫人要将她送出府嫁人,便请李老板派人帮我盯着她。

不过她被送出府的时候,已经被害了,夫人命人将她的尸体扔在了树林里。”容安幽幽的说道。

柳儿是害死三小姐的刽子手,她不可能不盯紧。

阿蛮听了倒抽一口气,渐渐切身体会到了府中的凶险。

……

蒋氏被禁足了,自然也丢了管家权。

祸不单行,六少爷病倒了,他的病来势汹涌,病因复杂,府中已经有人议论,说六少爷是被不干净的东西冲撞了。

还有人说,母作孽,子遭了报应。

风言风语无孔不入,被禁足在春熙院的蒋氏自然也听到了,她暴跳如雷,接着被气得也病倒了。

“您不知道,夫人她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十岁。”薛姨娘一早来容安院子里唠嗑。

她刚从春熙院出来,是去拿印章的,镇国公下令,管家暂代打理府中庶务,薛姨娘协助管理内宅。

容安看着薛姨娘满面春风的样子,微微一笑:“还没来得及恭喜姨娘。”

“都是托三小姐的福。”薛姨娘哪敢在容安面前托大。

看着眼前神态悠闲,美目流盼的少女,她打心眼里敬畏。

三小姐的反击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致命,府上一夕之间变了天。

想那蒋氏,呼风唤雨、风光无限了十几年,如今却躺在床上哭爹骂娘,老态毕现,真真是解气。

“姨娘也别高兴的太早,狡兔三窟,夫人不会那么容易倒下的。”容安看着薛姨娘兴奋的眼神,善意的提醒道。

薛姨娘立刻收敛得意之色,连连点头:“三小姐说的是。”

容安见她一副受教的模样,心中不由好笑,这个薛姨娘倒是实诚的很。

想到这里,她起身去妆台上拿了一个白色的瓷瓶递到她面前,“姨娘拿回去试试,应该可以祛除你脸上的斑点。”

这馈赠让薛姨娘很意外,虽然三小姐的话没有说满,但她这个人莫名给人一种信服感,她说应该可以那就是可以。

她赶紧伸手接过来,脸上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谢谢三小姐。”她开心的说道。

……

四月初六是个好日子,陈夫人亲自来府上接容安,顺便拜访镇国公。

这几日镇国公脾气暴躁,看谁都没有好脸色,唯独对容安态度和蔼。

陈夫人说要带容安出去玩两天,他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容安可没有昏了头的以为这是迟来的父爱,他这不过是在重新审视她的价值罢了。

容安可没有昏了头的以为这是迟来的父爱,他这不过是在重新审视她的价值罢了。

马车先将她们送回大学士府,容安第一次见到了陈知初的父亲——陈友德大学士,那是一位正直又慈爱的长辈。

也正式拜了义父母。

义父母送给她的见面礼是一整套的红宝石镶金头面。

礼物异常贵重,但不容她拒绝,容安感受到了陈氏夫妇对她的疼爱和照顾。

这不由让她想起自己的亲生父母,他们虽然相继病逝,却也给了她十四年无微不至的爱。

即使后来她的人生是一场悲剧,但她知道温暖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
如今她重温到了,那感觉真好,就好像终于可以安心的卸下面具,肆意的迎接阳光一样。

在陈府只是短暂的逗留,很快马车就驶在了出城的官道上。

陈家在郊外有一处庄园,每年四月陈夫人都会带陈知初去小住几天,这一次她们还带上了容安。

“我家庄子上种了很多果树,如今正值桃花梨花盛开,美不胜收。还有桑葚、枇杷树都结了果子,我们可以去采摘。对了,庄子后面还有一条小溪,我们可以去垂钓。”

路上,陈知初握着容安的手,眉飞色舞的如数家珍。

“那我可太期待了。”容安想象着那些场景,乐呵呵的说道。

细碎的阳光透过车帘照在她白皙的脸上,笑容是那样的真切又明朗,陈知初不由看呆了。

“容安,你真该多笑笑。”她说道,“平时你老气横秋的,现在笑的多开心,这才是少女该有的样子啊,我们才十五岁,还是孩子呢,装什么老成。”

网站地图